吃餅

小時候我有一個百思不解的問題。

故事發生在物質缺乏的花蓮鄉下,小孩子很少有機會吃糖,見到糖果餅乾都非常餓鬼,偏偏大人給糖時,都要我們小孩「公家吃」,我非孔融,「公家吃」是一件痛苦的事,尤其是在計較大小多少的時候。

那時候常吃一種圓圓的,中間有個洞的餅。姊姊大我三歲,我常常被迫和她分一個這樣的餅。
因為我年紀小,大的要讓小的,所以祖母說:「姊姊你來分,弟弟先選。」等姊姊小心地把餅分成兩半以後,我就要更小心地選出比較大的那半來。

好不容易選好了,我和姊各持半邊餅,她捨不得馬上吃,捧在手上,非常寶貝貝而且心滿意足的樣子。看在眼裡,我突然覺得自己「受騙」了,一定是她拿到比較大的那半,年紀小嘛,撒賴一下,就可以把餅換回來。

真換回來開始吃了,我兩三下就把餅吃光,再看老姊,她還慢條斯理細細品嘗,又甜又香的樣子。我生性就不是當宰相的料,肚裡連條小舢舨都容不下,嫉妒懷疑一發作,心裡想:「一定是我原來那塊比較大」。每次分餅,用盡所有策略,到頭來還是覺得姊姊的餅比我大?

長大後,類似情況層出不窮;坐火車,我和鄰座各拿一份相同的中國時報,瞄來瞄去總在他的報紙上看到比較有趣的消息;當兵,我自己覺得是大學同學中最「歹命」的一個,比去金門的還苦。
馬克吐溫幫我解決了這個問題。

在湯姆歷險記裡,湯姆的姨媽要他去刷籬笆;大太陽下刷籬笆,多苦的差事!湯姆本來嘟著嘴做吃屎狀,刷得不甘不願,後來靈機一動,把自己當作是正在創作偉大壁畫的藝術家,擺出全神投入的樣子。果不其然,才幾分鐘就吸引了一位跟我有同樣毛病的小朋友,他認為湯姆的刷牆工作,比他正在吃的蘋果有趣多了,就用蘋果去換了刷牆的「權利」,用這個方法,湯姆不但在一個下午內把牆刷完,口裡還多了一些彈珠和玩具。

原來問題不在餅的大小,而在怎麼樣把餅吃得那麼香。

換個角度,隨時隨地皆能得心應手,別人的工作總是錢多事少離家近......別人的老婆總是比較漂亮...…別人的股票總是會漲…...為什麼別人的總是比較好呢?

值得大家一起來深思......。

原來問題不在餅的大小,而在怎麼樣把餅吃得那麼香。

今日聖言

關於牧民中心

牧民中心的宗旨是以耶穌基督的心懷,對年青人提供人格培養和發展的機會,讓年青人積極地認識社會和承擔社會的責任,從而促進社會的制度和條件。對年青的教友,中心則提供體驗靈性生活的機會,讓新一代的教友活現信仰,並實踐傳揚福音的使命。

聯絡我們

  • 地址:澳門羅若翰神父街30號
  • 電話:(853) 2821 0758
  • 傳真:(853) 2857 9437
  • 電郵:pastoral@macau.ctm.net
  • 辦公時間:1:00PM~8:00PM
  • 逢星期二至日